第六百七十五章 大收藏家

    见着孔雪都忍不住好奇的开口询问,陈景自是应道:“三件起来的话,价值应该有个一千五百万左右,不过这都是估价,真要出手的话,实际价格说不定的。”

    一千五百万左右?

    几个女人听到这个数额齐齐一愣。

    随即,安小玉忍不住惊叫道:“这么多啊?”

    另外三人的反应倒是没有她这么大,不过也都带着点震惊,毕竟就算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但陈景在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捡漏了一千五百万,这还是让人惊讶。

    “小景,你这是去进货的吧?”吴春竹带着惊讶和打趣的说着,稍顿又道:“你叔在古董行混迹了大半辈子,可还从来没有你这样的战绩。”

    赵正乐呵呵道:“别说我了,全国古董行也找不出一个小景这样的来啊,要不他怎么能找到结绿呢?”他这话语中那可真是满满的骄傲和自豪。

    毕竟,往后陈景功成名就时,世人总也会提及他赵正这个引路人的。

    这可是跟着陈景被永久的记录在了古董行中的历史中啊。

    不能名留青史,能在某一个行业留名,那也是无数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至少比无数人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毫无痕迹来得强多了。

    至于陈景本人,赵正估摸着他可能不止是会在古董行的历史中留名了…………

    这时,沈婧也开口说着:“小陈,你可真是够谦虚的,估价是和实际出手的价格会有偏差,不过这能上百万价值的古董,不少的实际价格可都是要比估价高的,换句话说你今天下午捡漏的价值可能还不止一千五百万呢。”

    安小玉闻言也满脸崇拜的点头说着:“是啊是啊,陈先生真是太厉害了,我要是也能像您这么厉害就好了。”

    稍顿,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忽又是满脸期待的问:“陈先生,我,我能拜您为师吗?”

    她这句话倒是把陈景给听得一愣,随即哭笑不得的说着:“这还是算了,我可还没到能教导人的地步啊。”

    这论及本身实际的鉴定眼力,陈景现在如今虽也能说是一句还可以了,但收徒什么的,确实也还差得远呢。ъìqυgΕtv.℃ǒΜ

    “哪有,陈先生您这么厉害,全国古董行有几个能比得上您的呀?”安小玉摇头说着,不过也听出了陈景并没有收徒的意思,也没有再提这个话题,还是相当识趣的。

    几人又聊了会儿,沈婧想要仔细瞧瞧那三件古董,刚好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饭点,便提议找个地方吃饭。

    对此,众人自也没有什么意见,最终由安小玉推荐了一家京都小有名气的中餐厅。

    陈景还抽空给陈教授打了个电话,询问他老人家有没有空过来一起吃。

    陈教授的回应还是不出预料的,自然是没有空,他老人家本身的身份再加上三个子女的身份,这就算是到了京都,那想要求见他的人也是不少的。

    有些人能推辞,但少数几个人,却是连他老人家也不好推辞的。

    …………

    就在陈景一行人有说有笑吃着晚饭的时候。

    结绿的公开展览,找寻到结绿的陈景,以及下午在京都最大的古董交易市场发生的事情,这几个消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迅速在全国各大古董行传播发酵着。

    消息传到昌城古董行时,大部分同仁都觉得与有荣焉,更为陈景在京都古董行的捡漏传奇感到骄傲,真是纷纷叫好。

    其中,昌城古董行的鉴定大师李勋更是当着不少人的面夸赞陈景为‘不世出的古董鉴定天才,现如今的全全国古董行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往后整个古董行的领军人物!’

    总之,李勋对陈景的夸赞是不余遗力的,同时他心中也燃起了巨大的希望,昌城古董行冲入古董行排名前三的希望!

    而长安古董行和金陵古董行的人知道消息后,反应倒是类似。

    先是不信,然后是震惊,最后在一片议论声,也都不得不承认了陈景是现现如今古董行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名头,至于更多的夸赞,那自然是没有的。

    值得一提的是,可能对这些事情唯一不是那么震惊的人也就只有当初在长安古董行碰瓷过陈景的罗永波了,毕竟他是见识过陈景的厉害的。

    当然了,他知道这些事情后,脸上的表情也不是那么的好看。

    主要他也是陈景的背景板啊,这随着陈景的名气越来越大,那最近笑话他的人估计又要多上一批了,这任谁脸色也好看不起来啊。

    因此,排名前三的古董行中,估摸着也就金陵古董行的人们看待陈景相较起来是要稍微平静一些的。

    陈景再如何厉害,就算他想要带着昌城古董行攀升排名,那不还有个长安古董行在下面顶着的吗,陈景还算是先过了长安古董行再说吧。

    况且,想要带领一个城市的整个行业实现排名上的攀升,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排名越高就越难,在多数金陵古董行的人想来,陈景能带着昌城超越长安古董行就已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还想超越金陵古董行?

    不可能的事情嘛。

    …………

    翌日。

    陈景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小心的拿过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继而轻轻的调整了下紧紧拥着他的孔雪的位置,稍稍坐起了身,然后才接通了电话。

    来电的人是陈教授。

    “喂师父,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急事吗?”陈景开口问着。

    陈教授苍老的声音响起:“嗯,是有点事情,一会儿我给你个地址,你早点过来一趟,我有个老朋友想见见你。”

    陈景闻言微怔,随即重视了起来,自家师父的老朋友,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好。”他先是应了声,随后又问着:“师父,您的老朋友是什么人啊?”

    陈教授缓缓应声:“一个,大收藏家。”

    大收藏家?

    能让自家师父都称为大收藏家的人,那可能是真正的收藏家了。

    虽说现在都会称呼玩收藏的人叫收藏家,但事实上多数人都只能算是个收藏爱好者,叫收藏家是因为好听而已。

    真正的收藏家,其收藏的物件质量和数量是多数人根本无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