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跟我一起回家吧

    少年没想到小黑竟然自报家门,一愣之下只好回道:“我叫高月……家在邺城。”

    小黑嘿嘿一笑:“没想吧,我们正好送你回家。”

    直到眼下,小黑也没有问高月如何跟人结下仇怨,在他看来,能给那街边兄妹二人买糖葫芦的少年能坏到哪里去?

    那是杀上门来的王一剑更加可恶,竟然想着以大欺小。

    青玉不愧跟了小黑一路,早就习惯了他的一举一动,想了想说道:“你伤了那家伙,会不会很麻烦?”

    直到现在,青玉也想不明白小黑是如何能做到那惊艳一剑!

    高月想了想,说道:“只要回到邺城,这麻烦就不是麻烦。”

    小黑直接截了当地说道:“我看着他就生气,若是哥哥在这里,看他一眼就死了,还会放他回家吃饭吗?”

    换源app】

    正如小黑所言,倘若李修元在此,今日的王一剑只怕早就没有脑袋。

    青玉不然,她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想着客栈外发生的一幕,忍不住凑到小黑身边,轻声问道:“小黑,你哥哥很厉害?跟我师傅比呢?”

    “你猜啊?”

    小黑小嘴一????????????????撇,在见到哥哥之前,他什么话都不会说,更不会告诉老道士自己的身世,这可是他的秘密。

    青玉气的抻手去捏他的耳朵,转眼一想,看着老道士说道:“师傅,这家伙是拐着弯骂你。”

    老道士没有理会她,只是捏着小黑的手皱眉说道:“还好只是皮肉之伤,一会泡个热水澡,再上些金创药。”

    小黑这才想起来自己胸口还有一道伤呢,于是看着青玉嚷嚷了起来。

    “我这差一些就死在外面了,也不见你们师徒两人出来救命。”

    伸手揭开胸口的衣衫,喃喃自语道:“下回见到哥哥,打死我也不再离开他了。”

    听小黑么这一说,连高月也不好意思了起来,连忙小声说道:“那个,到了皇城我请你吃二顿大餐。”

    小黑一听乐了,指着青玉说:“不许带她,让她一边馋去。”

    ……

    四个人四间房,这在小黑看来是浪费钱,在客栈看来这四人是不缺钱的主。

    听了青玉的吩咐,伙计烧了一桶水送到了小黑的房里。

    小黑想了想取了一株灵药嚼烂了搁在热水中,干脆泡在里面不出来了。

    不小心扯到胸口的伤口,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望着虚空中嚷嚷道:“我说前辈啊,你这是玩死小黑哦。”

    今日的两场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对上一个分神境的修士,对于眼下的小黑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若不是看在老和尚之前给他吃了那青梨的份上,估计这会他又得仰天开骂了。

    他心里有些恼火,就算自己不管闲事,也总不成眼睁睁看前高月被那两个男人砍了一剑,自己再被王一剑一剑斩头吧?

    今日这事若不是遇到自己,换成旁的人,怕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甚至有些怪青玉的师傅老道士,自己明明让高月带着酒菜进来跟你们求救,你们倒好,躲在屋里喝酒吃肉。

    直到自己斩了那家伙一剑,这才跑出门来摘桃子。

    这师徒两人得有多大的心啊?想到这里,小黑忍不住嘀咕道:“早知道,就不给你吃那灵药,喝那灵酒了。”

    两个没良心的家伙。

    这一夜小黑没有去理会门外三个家伙的拍门大喊,而是抱着头躺在床上想自己的心思。

    便是明日出发,要不了几天便能回到北齐的皇城了。

    只要回到自己的地盘,他发誓再也不出门了。什么青玉还是高月,包括老道士在内,你们想怎么玩自己去吧。

    原本跟皇后娘娘划清了界限的小黑,想着到了北齐的皇城就要离开,打道回府。

    可转眼一想哥哥这么还在大漠天山涅槃之中。

    自己早早回大周,岂不是自投罗网,烦也得给青玉烦死。

    看来到了北齐皇城,就得把这师徒两人赶走,等到秋风起时,送卿卿去学堂里跟着先生读书。

    他也得跟哥哥一样,陷入沉睡之中了。

    还好,老和尚说这回有老掌柜替自己看着,想来想去,这突然出现的老掌柜怕也是老道士的人了。

    否则,那三十几人全都被大蛇所害,凭什么老掌柜一人活了下来?

    是夜,建安城中,某处大宅里面。

    一个着上裹并非纱布的公子看着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王一剑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跟身边的中年男人小心问道:“老爹,不是说王先生是北齐最厉害的高手吗?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在他看来,这空有其名????????????????的王大剑客,比自己两个手下也强不到哪里去,竟然被那少年的帮手伤成了这样。

    中年男人气得直哆嗦,反手就是一耳光扇在自己的儿子脸上。

    怒骂道:“不是你在外面惹了祸,何至于害得王先生变成这副模样,你们听着,以后谁再敢帮这小子出去惹事,我一剑砍了他的脑袋。”

    躺在床上的王一剑虽然闭着眼睛,却也心知肚明,这回是栽在高人手中的。

    莫说那少年,便是最后从客栈里出来的老道士,他就看不清老人的修为,想想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那少年如此猖狂,肯定是有所依仗啊?

    想到这里,他只好挥挥手道:“那少年有一位厉害的师傅,你们也应该清醒了,这世间的高手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中年男人气得拎着自己的儿子往门外走去,一边说道:“先生先歇息,我去好好收拾这小子一顿。”

    两个下人一见主人走了,也吓得赶紧跟着推门而去。

    王一剑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眼下的他,更不可能轻易离开这里了。

    重伤之下的他,总得从这父子两人身上找回来,先慢慢静养几年再说。

    ……

    躺在客户里的高月,却失眠了。

    经过了今日一事,才意识自己的修为终是太低,心想就算那小黑没有修为,可能老道士可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连堂堂的分神境修士见了他都落荒而逃,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做自己的师傅了。

    看来明天他得跟小黑好好商量一番。

    想想青玉都能做老道士的徒儿,自己最多想想办法,估计也差不了哪里去吧?

    毕竟,他比青玉可要小上几岁。

    躺在床上的青玉也要想着自己的心思。

    且不说之前小黑和北齐国师的拼死一战,自己并没有看见。

    她只是目睹了小黑跟十几个北齐的军人,以及寒山寺的武僧一番打斗。

    直到今日,师傅说那中年男人是分神境的高手,修为跟北齐的国师大人差不多,而她却是亲眼看着小黑跟一个高手拼命。

    且不说小黑已经申明说他没有修为,也不会教人。

    自己的师傅能看破王一剑的修为,便说明老道士比王一剑还要厉害几分了,更别说之前小黑还给老道士,小道士喝了灵酒。

    如此一来,自己也算有一个厉害的师傅了。

    想到小黑之前的一番苦心,让自己拜老道士为师的事情,脸上禁不住流露出满意的微笑。

    喃喃自语道:“算你还有几分良心。”

    于房里打坐的老道士也有些奇怪,他知道小黑伤的不重,却没料到他竟然晚饭也不想吃,一个人躺在屋里。

    想着今天那惊艳的一剑,那一道藏在细细竹枝里的符文,便是老道士自己,怕也写不出这样惊天动地的符文。

    他也知道以黑的修为绝对写不出这样的符文。

    一张能重伤分神境大修士的符文,唯有其修为远远超过这样的境界。

    一个能兼修道法,能感悟天地之道的大修士,甚至是超越了这一方天道的世外高人,才能写出这样的符文。

    他有些期待,甚至等不及看到小黑嘴里念叨的哥哥了。

    虽然还要等上几年的时间,可是自己的徒儿身在大周皇城,想想这倒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事到如今再回头想想青玉当初为了替弟弟求一粒灵丹不惜八上道观,看来师徒两人的机缘,可真是天注定啊!????????????????

    哪怕青玉少来一回,只怕青玉也不会拜师,自己也收不到这个宝贝徒弟,更见不到双腿残疾的小黑了。

    想到这里,忍不住呵呵一笑,一切都是天意啊。

    整个北齐,除了佛门那些不出世的老家伙,怕是无人能伤到小黑了。

    他甚至怀疑,若是那道符文在自己的胸前爆炸,会不会跟王一剑一样,还是最多比他稍轻一些?

    想到这里,老道士有些明白,为何晚上上黑不愿出来了。

    这家伙是在怪自己不早些出去帮他的忙,岂不知道,自己也想看看北齐的神话是如何在自己的眼前出现的啊?

    看来明天,得跟他好好说说这事了。

    不为别的,最多再答应这家伙一些不算离谱的请求了。

    毕竟在他眼里,小黑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否则也不会去客栈门外买糖葫芦了。

    看着桌上那几串没吃过的糖葫芦,老道士忍不住笑了起来。

    ……

    一大早,小黑就唤醒了青玉和道士,归心似箭的他一天也不想在建州城多待下去。

    连着高月也被小黑吵醒,推开小黑的房门看着他笑道:“你是不是昨夜饿得慌,我喊了你吃饭也不理我。”

    青玉也走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黑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温柔地问道:“要不回到皇城,我给你请个侍女照顾你如何,至少在你哥哥回来之前,你需要一个人。”

    小黑揉着太阳穴,头痛地说道:“第一,肚子不饿;第二,我不想请人;赶紧去吃东西,吃完了启程吧。”

    青玉扶着他从床上起来,又帮他仔细地穿上外衣,想了想说道:“那就快点回去,我也想那两个小家伙了。”

    老道士进来看三人笑道:“赶紧的吃饱了好赶路,到了皇城后得找一个地方喝上几杯。”

    高月看着三人,很认真地说道:“到了皇城,我请客。”

    小黑想了想摇头回道:“我不用你请客,你赔我一个轮椅吧,我需要那玩意。”

    青玉闻言只觉得心里如被针刺。

    小黑跟自己出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回到家中两条腿却动不了啦,只怕两个小家伙会恨死自己。

    想来想去,只好说道:“如此,你跟我一起回家吧?”

    /101/101940/32101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