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瞳变

    台下的人被这一声大喝,震的耳朵嗡嗡直响。谁也没想到这个少年实力竟然这么强,比他高一个小境界的壮汉都没打过他。这下人们开始低头不语了。

  乔申明在胜了一场后气势更胜从前,“乌苏城不是有很多人才吗?怎么才打了一个就没了?还是害怕不敢上来?!”

  颜同甫眼睛微眯的看着乔申明,“年少轻狂不知收敛。”转头又看看颜奚晨心想,“臭小子等什么呢,上啊,再不上乌苏城的脸面可就丢光了!”

  颜奚晨照顾着杨大力,给杨大力身上的伤口涂抹着金创药,丝毫没把乔申明的叫嚣放在心上,杨大力醒了过来,沙哑的挤出了几个字,“颜兄弟!”

  “别说话,你现在需要养着,那货交给我!”

  杨大力点点头昏睡了过去。

  颜奚晨站起身来,目光直指乔申明,颜同甫感受到了这犀利的眼神,笑开了“要上了吗?”

  熊老谷主和袁浮也察觉到了,颜奚晨此时的气息如一柄出鞘的利剑,笑呵呵的摸着胡子自言自语道,“呵呵呵,要命的来了,嗯,小家伙修为不高,但是根基很好气势也很足,是个难缠的对手。”

  袁浮点点头,笑而不语,脸上都是赞赏。

  静儿看着此时的颜奚晨没有了往日的痞性,杀气腾腾仿佛换了个人,一时间有些恍惚失神,眼神中看颜奚晨多了一点动心。

  颜奚晨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就在这时吴墨轩的大徒弟一个纵跃跳上高台,抢了先,他指着颜奚晨冷冷的说道,“乌苏城轮不到你颜家出头。”

  颜奚晨噗嗤一笑,“白痴!”

  乔申明看着二人,“呦呵,好,要么不来,一来来两个,你们两个谁先来?”

  “药楼,吴俊廷请赐教!”

  之前不上,偏偏等颜奚晨迈上高台才上,吴墨轩那老头此时一脸得意的看着台上自己的爱徒,这分明是他有意为之,就是想在颜家之前出风头,既然这样就让你当这个出头鸟吧。

  颜奚晨冷笑着转身下了高台,胳膊一挽等着看热闹。

  刚刚因战败沉默的围观人群看到有人上场,再次爆发出了呐喊声,“打败这个嚣张的小子。”

  “让他们看看我们乌苏城的厉害!”

  乔申明竖起耳朵听着,微微一笑说道,“瞧瞧,都是给你加油助威的,不过可惜呀,你...不行!我奉劝你,换他上来,不然等会儿我怕打死你。”边说边指向颜奚晨。

  吴俊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大骂道,“你放屁!”抬手就朝着乔申明冲了过去,一点章法都没有。

  颜奚晨在台下看着,开口道。“这个草包,上当了。”生死搏杀之前最忌分寸大乱,气息不稳。这样冲过去,这简直就是找死,这个乔申明就是让他自乱阵脚,他很聪明,战斗经验很丰富啊。

  顷刻间两人包裹着灵元之气的拳头对撞在一起,发出了吱吱的摩擦声,吴俊廷被乔申明的话激的咬牙切齿,反观乔申明一脸轻松,之前的那场战斗激发出了他战意,他现在不管是实力,还是信心都在顶峰,吴俊廷根本不是对手。

  短短几个呼吸间双方已经交手数招,拳头僵持了几秒,陡然分开,双方各退一步,吴俊廷右手一张,一个药鼎在掌中滴溜溜的旋转,被灵元之气催动的越转越快,“去!”只见一个黑球模样的东西托着尾巴朝着乔申明的胸口掷了过去。

  颜奚晨猛然瞪大双眼,“我靠,药鼎还能当武器用!?”

  说时迟那时快,那黑球距离乔申明越来越近,还有两米的时候,乔申明一个后空翻,带动双脚,将那黑球一脚踢飞,直直飞上了头顶,不见了。

  吴俊廷丝毫不慌,双手成剑,手印快速翻转,大喝一声“落!”,刚刚被踢飞的药鼎朝着乔申明砸了下来,这要中招头得被砸的稀碎。乔申明连续的后空翻,堪堪躲开,那黑球,嘭的一声砸在了高台之上,立刻石子飞溅尘土飞扬,等烟尘散去,高台上被砸出来了一个三尺宽的坑。

  乔申明看着地上的坑,正视的说道。“不错,之前小看你了,你的御鼎术已小有所成。不过,依然改变不了结果,去死吧,云卷风残诀-罡风玄刃!”

  吴墨轩看到武技一出,立马站起来朝着他的徒弟大喝一声,“快闪开!!”

  和刚刚的那招“裂罡风”相比,这招罡风玄刃可谓是摧枯拉朽,暗黑色的罡风所过之处飞沙走石,一道道深深的刀痕割裂着地面,封住了走位,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只能硬抗。吴俊廷心头一悸,暗道“糟了!”手印翻飞,想凭御鼎术召回药鼎抵挡罡风玄刃,只可惜这招速度太快,噗!一个身影喷着血倒飞了出去,击中吴俊廷的身体后,衣服也被罡风绞碎,所有人都看到了吴俊廷的裸体,胯下也变得光秃秃的,身体上血痕比杨大力还要恐怖!这只是仅仅是外伤,吴俊廷的经脉全断,内息全摧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吴墨轩妈呀一声,口吐鲜血变得脸色惨白,自己的爱徒被杀,他悲痛万分,直起身就要动手,乔纳看到吴墨轩要对自己的儿子动手,大声喝道。“老杂毛,晚辈切磋,你敢动手,我就敢杀你!”

  吴墨轩怒目而睁,他心里明白他根本不是乔纳的对手,他的绝活是炼药,不是杀人,只能闭上眼睛颤颤巍巍的坐了回去。

  台上的乔申明大挥衣袖,“还有哪位,觉得我不配做袁家女婿的站出来!!!”

  熊老谷主、袁浮、颜同甫此时都看向了颜奚晨,看过两场战斗,颜同甫此时心里已经没了底,境界之差不是那么容易就弥补得了的,之前从气息上判断乔申明实力并不强,可事实上这个小子是有狂妄的资本的。

  “哼!没有了吗?!哈哈哈!乌苏城也不过如此!”

  “哎!你好像把我忘了!”

  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乔申明转过身子,“噢,我以为你不敢上来了!”

  “你伤了我的朋友,我怎会放过你。”

  “哈哈哈,大言不惭,刚刚的那个是你的朋友?”乔申明指着吴俊廷的尸体说道。

  “是那个。”指着杨大力冷冷的说道。

  “他!?哈哈哈,都是废物而已。”

  “现在又多了一条理由,辱骂他人!”

  乔申明突然喊道,“少他妈废话,有胆你就来,我倒想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颜奚晨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招定胜负吧,打了两场给你时间调息,别让人说我欺负你。”

  “对付你,我还用不着!!!”

  “哼!白痴!”

  “你找死!!!”乔申明再也忍不住了,两场战斗大获全胜,他已然眼高过顶,现在就是天王老子站在他面前他也不惧,可惜... 

  又是“罡风玄刃”,这是乔申明的最强杀招了,他现在只想尽快弄死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

  颜奚晨灵元之气爆发,聚气境四重的实力显露无疑,五象伏龙破的第一象蓄势待发,手臂上青筋暴起,“开山!”

  金色的拳风呼啸而去,和罡风玄刃对轰在一起,两种武技的争锋,居然僵持不下,三个呼吸达到峰值爆炸开来。

  乔申明没想到自己的杀招会被破,慌乱之中想再调动灵元之气再发一记,“裂罡风”,而颜奚晨被爆炸的冲击波震了一下,瞳孔中的金色印记陡然变大,眼前忽然变得黑白,时间好像也变得缓慢了,他清楚的看到了乔申明的气海丹田中已经剩余不多的灵元之气,正在被调动进入经脉之中,他快步冲向乔申明,在手臂的某处穴位一点,乔申明的武技居然被颜奚晨这一点给打断了。

  乔申明不明所以,惊愕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颜奚晨,眼中全是恐惧,“怎么回事?他居然能阻断我的灵元之气!!!”

  颜奚晨没有停手,一掌按倒了乔申明,包裹着灵元之气的双拳,嘭嘭的砸向乔申明的脸上,每一拳都结结实实,大地都跟着颤抖,此时广场上没有别的声音,就只剩下了嘭...嘭...嘭...

  乔纳看见自己的儿子被打,站起身就要上台,却被颜同甫和袁浮两个人按在了座位上,“你们!!!”

  “怎么?乔堡主想把自己拉得屎,再坐回去?!”

  乔纳黑着脸说道,“我儿已经输了,不能再打下去了。”

  “可是少堡主并没有投降啊!”袁浮指着台上被按在地上锤的乔申明淡淡说道。

  台上颜奚晨双拳抡的很慢,好像是在享受这种打击的快感,静儿和朵儿已经看傻了。

  乔纳再也忍不住了,再打下去他的儿子就被打死了,“住手!!!”

  这一声大喝,把颜奚晨从黑白世界又拉回了彩色世界,瞳孔中的金色印记消失不见了。抬起头,看着乔纳说道。“他还没认输呢。”

  “够了,我们认输了!”乔纳赶忙喊道,就怕颜奚晨再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