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明天

    “如果大家信得过我,我愿意为大家另谋生存之地。”

    她其实心中也有了主意。当初他与墨宇曾落入一片桃林,那里灵力充沛,适合这些体内有浊气的魔人。

    魔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眼神逐渐坚定,齐声呼喊:“我们愿意相信公主!”

    “麻烦各位首领安排下去!不日举族搬迁!”

    “是!”

    魔人们卖掉了挤压已久的晶石,如今也算是资金充沛,足以重新建造家园。

    说到桃林,自然是石头比较熟悉。婧女让石头带头将他们引到了桃林,桃林树木繁多,足以搭建屋舍。外加上靠着山,山上珍惜草药多,也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生存之道。

    很快,他们便在桃林生存下来。魔人们曾因长期的饥饿,近五年少有婴孩诞生。

    阿怒达妻子也在入住桃林不久后,顺利生下了一名女娃,赤娃高兴地光脚原地蹦跳。

    新生命的降生,无疑是一种希望,魔人们虽还不适应有光的日子,但终有一天,他们会在这里繁衍生息,绵绵不绝……

    婧女为女孩取名诺娃,寓意着明天。

    临行前,魔人纷纷跪拜感谢婧女的再造之恩。

    “圣女,以后有这种活多吩咐石头去做!”石头最近忙上忙下,魔人们看在眼里,走哪都有人喊他大恩人。对于他来说,从未有人如此尊敬他,何况是一群人。

    婧女眼底含笑点头。

    这么多天没回水晶宫了,不知道墨宇的情况如何?

    吩咐完石头回海带宫继续陪小思云,她便回水晶宫了。

    阿达近期跟阎誉回鬼节厮混去了。

    泡在水晶宫个把月,好处就是所有随从侍女都认识她,进门再也不用通报。

    “墨宇,我回来了!”还没入粱轩阁园子里她便开始喊人。

    一通乱喊,竟无人回应。她推开房门,也是空无一人。

    园子里方桌上的茶还冒着热气,人应当刚才还在这,怎么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了。

    正想着,背后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很快婧女就感受到了温暖。

    是墨宇!头倚在她的肩膀上,像个小孩子一样。谁能想到这个叱咤六界的魔帝陛下竟有如此小鸟依人的时刻。

    感受到他的温度,鼻息扑在婧女的耳朵,有点痒。婧女一下子就红了脸。

    “你终于回来了。”这语气带着点小惊喜,同时还有小孩子撒娇的韵味在。

    婧女没有动,只是很安静由他这么抱着。满园春色,都不如此刻气氛来得美妙。

    “我回来了!”

    那天过后,婧女又在水晶宫呆了有月余,外界不断传出魔帝陛下与鲛人族圣女即将成婚的消息。

    这个消息一出,自然伤心的人有很多,例如凤瑶、例如明晓……

    阎誉这厮倒是非常开心,专程来拜访墨宇,一口一个妹夫喊着,墨宇脸都黑成炭了,碍于婧女不好发作。

    水晶宫大殿上,底下坐着的阎誉还在眉飞色舞占着墨宇的便宜。

    “阿阎哥哥,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什么了。”婧女表情故作严肃,打断他的话。

    阎誉掐着手中的琉璃盏,突然安静不说话了。

    婧女今日定要把疑惑给解了,千万年前她的肉身就在封印魔王的时候受损,后来就消散了。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不说她换了张脸,竟连身体里都有他妹妹湘玉的记忆。

    墨宇虽然从来没有怀疑过婧女就是白鱼的事,但是也是好奇得紧,也想一问究竟。

    “妹妹妹夫,今日还有其它事我就先告退了,改天聊改天聊!”这家伙明显什么都知道。

    阎誉头也不回,直往大殿门外冲去,投胎都没他这般急。

    走?走得了吗!

    殿上两人心里一阵好笑。

    阎誉暗自叫苦,以为逃到门外就安全了,哪知还没跨过门槛,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咚的一声巨响伴随着惨叫,阎誉被狠狠拍在大门上。

    鲜血从他鼻孔里涌了出来,这家伙还用舌头舔了一下,发现有个铁锈味才意识到自己流鼻血。

    “好个妹妹呀,见色忘哥,竟如此调戏哥哥我!”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起来。

    婧女直接笑出声,还不忘戏谑他:“阿阎哥哥再这样,今日侍女倒是松快了些。”

    好呀!他倒是看明白了,这是把他当拖把用了。

    “起来吧!”她还是走过去拉起他。

    一届鬼王没个正形,竟跟个小孩子一样也学会躺地上撒泼打滚,传出去怕是名声不好。

    “我们只是想知道真相!”墨宇难得心情好,说话都温柔了。

    阎誉收起一脸的幼稚,站起身拍拍外袍上的灰尘。今天是走不了了!

    他最终还是松口,从阎誉那里他们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其实早在远古时候天帝就知道了封印魔王是鲛人族圣女所为,她并非神仙,而是聚魂灯的精灵。天帝施法留住了她的一缕魂魄。到后来墨宇大闹天界鬼界,他便已猜到白鱼就是鲛人族圣女。当鬼界小公主仙逝传遍六界时,他与阎誉商量,利用湘玉的不死之身滋养鲛人族圣女的魂魄。再后来,西王母也加入了这场复活计划中,利用豌豆召回消散的魂魄……

    婧女的魂灵早已在豌豆中滋养了上千年,李浮云也不过是她其中一缕魂魄阴差阳错投胎的结果。所以她的身体才会有湘玉的记忆。

    对于阎誉来说,湘玉其实早已死去,现在婧女顶着这具躯壳,婧女就是他的妹妹。

    “先声明,我只知道浮云小美人是鲛人族圣女,并不知晓她就是白鱼!”阎誉举起双手,无辜地眨巴着眼睛。

    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怎么会让墨宇就这么害死李浮云。

    反倒墨宇怔住了,天帝廉尧早就知晓了一切,却又为何不跟他说?

    婧女叹气:“都是因果!”

    他们注定要经历磨难,才能唤醒她体内的能量。

    可是这样,只会解除魔王的封印,那天帝这么做又是为何?